在线公告

图片新闻

文章内容

黄金城话廉 第三十二期

发布时间:2022-11-04

一、以案为鉴:公职人员、市场主体招投标领域违纪违法典型案例

1.洪江市教育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远辉接受他人请托,干预工程招投标、政府采购案。2016年9月至2019年3月,杨远辉在担任洪江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期间,接受他人请托,通过打招呼的方式,在洪江市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招标、教育仪器设备政府采购中为多名工程承包商、仪器设备供应商提供帮助。杨远辉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9月,杨远辉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2.溆浦县公路建设养护中心工程建设室主任谢锦文擅自提高投标人设置条件,违反工作纪律案。2020年10月,溆浦县公路建设养护中心工程建设室主任谢锦文在S320公路溆浦县桥江大桥危桥改造招投标过程中擅自提高投标人资质设定,导致投标文件出现不合法、不合规的问题,违反了工作纪律。2021年5月,溆浦县公路建设养护中心党组给予其政务警告处分。

3.宋正峰、张和成、陈代章、龙志蕾、毛联智伙同他人串通投标案。2017年至2018年,宋正峰、张和成伙同陈代章、贺志云以及靖州县建设水电工程有限公司龙志蕾、毛联智,对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公安局业务技术用房建设项目(原项目名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公安局反恐训练基地建设项目)进行围标串标,商定由靖州县建设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来投标该项目,随后毛联智联系新晃侗族自治县第二建筑公司,龙志蕾联系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建筑工程公司,宋正峰经人联系湖南杰瑞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共四家公司一起参与围标该项目。2018年5月,靖州建设水电工程有限公司成功中标该项目。期间,陈、贺向宋、张索要好处费206万元。2021年12月,陈代章等人因犯串通投标罪,被判处相应刑罚。   

4.湖南子宏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标时弄虚作假、骗取中标案。2020年9月,湖南子宏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标“清江湖环境保护项目小支流部分河段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核查,该公司确定的项目经理在投标时有在建工程,存在弄虚作假、骗取中标问题。2021年9月,洪江市住建局鉴于查处该问题时项目已基本完工,对湖南子宏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罚款8.53万元,对公司法人及直接责任人员分别罚款0.43万元。

5.湖南省沙坪建设有限公司投标文件公章造假案。2021年5月25日,湖南省沙坪建设有限公司参与了怀化市主城区应急水源一期建设工程原水管线建设项目(第二标段)投标,经评标后确定其为第一中标候选人,在中标公示期内,该公司被投诉涉嫌造假。经查,该公司投标文件提供的“郴州市东江引水工程(输水系统土建及安装工程)第五标段”的业主证明公章系伪造。市住建局取消了该公司的中标资格;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对湖南省沙坪建设有限公司罚款27.9万余元,对公司法人及直接责任人员罚款1.885万余元。

二、纪法课堂:如何把握为亲属、特定关系人审批监管、资源开发等方面谋利的行为?

《纪律处分条例》第九十五条规定: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在审批监管、资源开发、金融信贷、大宗采购、土地使用权出让、房地产开发、工程招投标以及公共财政支出等方面谋取利益,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吸收存款、推销金融产品等提供帮助谋取利益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

本条分两款。今天我们主要说第一款。第一款规定的是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在审批监管、资源开发、金融信贷、大宗采购、土地使用权出让、房地产开发、工程招投标以及公共财政支出等方面谋取利益的行为。由于党和国家禁止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有的党政干部就搞“下有对策”,由其亲属和特定关系人出面经商办企业,党员干部利用手中的职权,为其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在场所、设备、营业执照、资金、资源、货源、销路、广告、税收、招投标等方面提供各种便利条件,以谋取私利,与他人共同进行非法经营;有的把自己掌管的国家财物,变相转让给其亲属倒卖,牟取暴利,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有的帮助家人获取特许经营权,违规经商办企业;有的利用职权为其子女经营活动提供帮助;有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这些行为扰乱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也侵害了党员干部职务行为的廉洁性。

三、廉韵清风:刘伯承元帅“刮骨疗毒”  

1942年初夏,担任八路军129师师长的刘伯承率领部队奔波作战,因操劳过度,不慎感染了疟疾。在治疗过程中,由于医疗条件有限,前任主治医生消毒不规范,造成刘伯承用药部位感染,需要将感染部位切开治疗。这样的小手术对于伤病无数的刘伯承来说本不算什么,却让陪同刘伯承就医的旅卫生处处长钱信忠犯了难。原来,在做手术前,医生嘱咐护士为刘伯承准备一支麻药。刘伯承听后连忙摆手:“现在药品很紧张,我这点小手术,就不用麻药了。”在当时,麻药是部队的稀缺资源。不少战士在战争中受伤严重,治疗时都要用到麻药。这种时候,麻药能省一点是一点。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刘伯承坚决拒绝使用麻药。钱信忠十分不忍,劝道:“师长,还是用一点儿吧,不然太疼了。”刘伯承却斩钉截铁地回绝:“不要紧,我能坚持住,麻药就留着给做大手术的人用吧。”

在他的坚持之下,手术就这样开始了。不用麻药直接切开感染部位进行治疗,这种疼痛是难以想象的。即使刘伯承在战场上再勇敢无畏,也是肉体凡胎,怎么可能像他自己说的那般云淡风轻呢?想到这些,钱信忠的心始终悬着。手术过程中,刘伯承一声未吭,但是紧紧抓住枕头的双手和不断从额头滑落的汗水还是“出卖”了他。医护人员既敬佩又心疼,急忙拿来毛巾为他擦拭汗水。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手术终于顺利结束,钱信忠长舒了一口气。

“师长,由于我们工作上的粗心,增加了您的痛苦,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他十分愧疚地向刘伯承道歉。谁知刘伯承没有丝毫责怪之意,笑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们通过这件事吸取教训就是了。”他还叮嘱钱信忠不要处罚那位导致自己感染的李姓医生:“听说这个李医生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参加我们八路军,这不容易啊!出了这件事,他已经有了认识,你们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刘伯承始终坚持着这种“刮骨疗伤”式的廉洁作风,并将这种好作风转变为好家风。身为十大元帅之一的刘伯承坚决反对子女们成为“红墙里的贵族”。他在写给孩子们的信中谈到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廉洁的品行,要靠平时俭朴的生活养成。”在刘伯承女儿刘弥群的记忆里,父亲总是要求子女们去体会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教导他们“干部子弟生活优裕,如果长期脱离群众,将会养成资产阶级意识”,鼓励他们去农村锻炼。